快捷搜索: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剧看世界】将放眼海外剧场不定期放送舞台上最新演出讯息 推荐最有才(yan)华(zhi)的戏剧人 我们的原则是:优秀导演拉一把 有趣剧目推一波日新月异的舞台 日月将从此处升起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Anna Bergmann

安娜·伯格曼

德国戏剧导演

安娜·伯格曼,德国最著名和最受赞誉的青年导演之一。 她曾在她的祖国的几家大型剧院工作过,如柏林的马克西姆高尔基剧院,吕贝克剧院和维也纳的奥地利达斯城堡剧院等,创作了多部优秀戏剧作品。2017年,她被任命为巴塞尔国家剧院卡尔斯鲁厄2018年至2019年的年度戏剧总监。她也是第一个担任这一职位的女性。2019年,她改编自英格玛·伯格曼电影的作品《假面》(Persona)受邀参加柏林戏剧节。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Persona

在依旧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戏剧导演行业中,安娜女性戏剧导演的身份也常常与政治、女权戏剧等话题相连。而她对此类话题从不避讳。值得关注的是,当今世界戏剧中,鲜少有她这样,用作品直接表达女性欲望的诉求、讨论性爱与艺术,且极富与理性思辨的导演、如此坚强的女性。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Persona

安娜排演过的经典戏剧作品和改编自当代电影文本的作品都极具个人风格。性与爱、暴力与柔情、血腥惊悚与细腻的脆弱都常见于她的舞台,且一切原本矛盾的情感都相融相契在精妙绝伦的舞台呈现之中,她作品中的舞台呈现已经人物内心的细致解读都令人印象深刻。

Nora ,Hedda und Ihreb Schwestern

安娜曾把易卜生作品中三个强势女性:离家出走的娜拉,选择自杀的海达,进退两难、陷入生活绝境的海上夫人艾梨达放到了一起。在三个时间段的开幕式中交织着易卜生的女性形象的共同的愿望、希望和深深的绝望舞台上那令人致郁的喊叫与内心解脱的自由欢呼交织着,她们的相聚像是对易卜生家庭悲剧的另一种和解,她们彼此折磨、也彼此懂得。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NORA – VAD VAR DET SOM HÄNDE EFTER ATT NORA LÄMNAT SIN MAN?

安娜不止一次排演过这几个女性,例如,易卜生写《玩偶之家》时,并没有交待清楚娜拉出走后,去干了些什么。以至后人猜想连连,安娜选择了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讲述的故事。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NORA – VAD VAR DET SOM HÄNDE EFTER ATT NORA LÄMNAT SIN MAN?

现在娜拉已经在一家工厂找到了工作。娜拉向她的同事们解释说,离开她的丈夫她才成为了一个整体。“这只适合中产阶级”,她回答道。但很快娜拉又回到了她著名的那玩偶般的舞蹈中。她成为富裕工业区的情妇,竭尽全力满足着她的男人。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NORA – VAD VAR DET SOM HÄNDE EFTER ATT NORA LÄMNAT SIN MAN?

而在一次采访中,导演安娜曾直言:女性的地位不曾在这个行业中改变,一切还是男性在掌握着话语权。她的作品似乎也在嘲讽着这种现实。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Persona

改编英格玛·伯格曼同名电影的戏剧作品《假面》则是一部更具哲理思辨的作品。舞台上,一个沉默不语,另一个喋喋不休,其中包含了许多值得探索的秘密。从心理层面对女性身份进行深入探索,如同一个真实的梦境。《假面》着重讨论了女性如何被她们所期望的形象所折磨,如何在比较与衡量中消耗自己,又是如何互相取代彼此。这是一部关于身份的暗示性的人物戏剧,不断突破着人的心理底线。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PETRA VON KANTS BITTRA TÅRAR

改编自法斯宾德《佩特拉·冯·康德的辛酸泪》(又名柏蒂娜的苦泪)则真正让人尖叫、令人毛骨悚然,简直充满痛苦。佩特拉·冯·康德甚至都她的乳房上挤满了酒杯,舞台上不仅有黑色皮夹克还有枪与玫瑰的音乐(Guns N'Roses)。她们模仿艺术家,作为活生生的挑衅者,实际上比法斯宾德更加歇斯底里。痛苦和破坏性的暴力下,人物陷入爱情,又回归心碎。不是谁都能随意在舞台上同时操纵着冷酷与爱恋。导演安娜显示是知道如何处理她作为女性导演的力量。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EN MIDSOMMARNATTSDRÖM

有人曾说《仲夏夜之梦》 也许是莎士比亚最美丽、最轻快的作品。在一个神奇的夏夜,爱情、欲望、想象力都自由发挥。而安娜执导的这个夜晚,现代酒吧里闯进了恐怖的气息,一切变成了令人着迷且更加奇幻的吸血鬼的故事。莎士比亚的经典与性、血液更加交融,如同一场从未有过的疯狂。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Persona

安娜的戏剧总让人联想,所有人都成了艺术家,构建起一个不同于客观世界的主观艺术世界。戏剧世界里,有趣的很,人人都各自成为一座孤岛,又彼此慰藉。

其他故事下回聊,说多了,一切不过都成了虚妄,也就无从告白。

图片来自互联网

无法告白的虚妄,讲起来总喋喋不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